娱乐世界注册大型综合性门户网站
  • 首页
  • 娱乐世界注册
  • 国内
  • 国际
  • 法治
  • 财经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健康
  • 人物
  • 视界
  • 图汇
  • 舆情
  • 更多
  • 地方
  • 便衣警察 我就在你身边


      “我们出任务的时候不是拍戏,更不是儿戏!如果行动露出了破绽,就会引起嫌疑人的警觉,那么你很有可能面临整个案件线索断裂、嫌疑人再次藏匿潜逃、侦查从头开始的困局。”近日,西安市公安局高陵分局便衣大队民警邸江勇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作为西安市警察群体中的一员,便衣民警因工作需要,每天都会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一次次地蹲守,一次次地跟踪,一次次地奋勇抓捕……


      虽然工作时无法身着警服,但他们却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把警服穿在心里,把责任扛在肩上”。


      不能穿上的警服


      “呦,好久没看见你们穿警服了,还是挺帅的!”每当高陵分局便衣大队的民警邸江勇和同事们一起穿着警服到分局开会时,沿路遇到的民警总会调侃一番。而对于“帅”这个词,便衣大队的民警还是很认可的,因为他们也觉得自己穿警服的样子确实挺帅。


      对于警服,相信每一位民警都会有一种特殊的情感。高陵分局便衣大队民警赵鹏康回忆起自己2003年9月刚入警校的那天,为了第一时间拿到属于自己的制服,他和同学们从下午开始一直等到深夜。身着制服的那种自豪和激动,至今还记忆犹新。而他们的人生也从那一刻开始,有了不同的变化。2014年,他从派出所到了分局便衣大队,因为警服穿了十几年,在换下的那一刻总会有些不适应。


      “由于工作需要,我现在每年穿警服的机会并不多,除了去分局开会,也就是在近期宣传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时候,才会穿警服上街。”邸江勇说道。警服对于警察来说是种荣耀和责任,而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则意味着信任和安全。


      不能忽视的蹲守


      虽然出勤时不穿警服,但便衣大队破案的劲头可一点儿都不减,对破案的那种倔劲,几乎是便衣大队每一名民警的共性。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小寨路派出所便衣队队长韩艳鹏告诉记者,大家可能都会觉得破案是使用各种炫酷的“高大上”技术,不过,虽然警察破案确实会使用各种高科技,但蹲点守候这种再平常不过的传统抓捕方式却经久不衰,特别是在打击街面侵财案件中,可以说是屡试不爽。作为便衣民警,蹲点守候就是基本功,每天街道的早市是他们便衣巡逻、蹲守的重点位置,一来人流量大,二来逛早市的中老年人较多,容易发生街面侵财案件。


      2019年年初,小寨路派出所便衣队为了侦破一起早市上卖假药的案子,每天早上民警都轮流去辖区各个早市蹲守。为了抓住这伙专门哄骗老年人买假药的犯罪团伙,从第一起案发到2月27日5名犯罪嫌疑人落网,整整48天里,只要是小寨辖区的早市摊点,就一定有小寨路派出所便衣民警蹲点守候的身影。他们对早市上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甚至知道每一天的菜价浮动。


      “今天又买的啥?”“这黄瓜、西红柿还挺新鲜的。”那段时间,便衣民警们为了在早市上做好伪装,每天都会拎着瓜果蔬菜回到所里,碰见的民警都会打趣地聊上两句。功夫不负有心人。2月27日,当5名犯罪嫌疑人再次以同样的手段售卖假药哄骗老年人时,便衣民警如神兵天降,将其一网打尽。


      蹲守中的艰苦,没干过这行的人,肯定不能体会。凌晨时分,人们已经进入梦乡,而便衣民警必须要打起精神,在夜色中蹲守。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或不错过任何的可疑迹象,甚至连厕所都不敢去,这也是很多便衣民警不敢多喝水的原因。


      成功的蹲守需要“泯然于众人”,在一次次擦肩而过时都让人无法察觉。


      不能暴露的身份


      “作为一名便衣民警,能扮演不同‘角色’十分重要,从路人到商贩,甚至是‘演绎’犯罪分子。你只有做到了真实,才不会让嫌疑人起疑心。”邸江勇说道。而要做到这一点,则需要丰富的社会阅历和工作经验,还需要了解辖区内不同街道的情况,需要了解不同行业的工作特点,甚至需要了解不同犯罪嫌疑人的作案习惯。在什么地方不会引人注意,哪里是最好的逃跑路线,需要以一个“嫌疑人”的身份去观察周边地形。与此同时,你还要找到一个最不会引人注意的地方,让自己的行为不那么显眼。当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便衣民警真正的工作才正式开始……而每当便衣民警进入执勤状态的时候,也就是他们“演技”爆发的时刻,正因为一举一动过于像犯罪嫌疑人,他们在执勤的时候也闹出不少误会:被商场和小区保安当成重点防范对象……对于便衣大队的民警来说,“演戏”应该是执勤入门的第一课。有时候,他们还需要扮演不同的犯罪嫌疑人,与真正的嫌疑人接头,想要取得对方信任,那就需要比对方更有“痞子气”。


      2019年“2·19”系列砸车案中,高陵便衣大队民警利用犯罪嫌疑人的贪婪心理,扮演销赃人员与对方接头,在取得对方信任后,巧妙地实施了抓捕行动。正是这种“会演戏”的技能,加快了高陵区突发案件的破案速度。在“神医诈骗案”“空调外机盗窃案”“抢劫出租车案”“电动车盗窃案”“砸车玻璃盗窃案”等数十起案件侦破中,均能看到高陵区便衣大队民警的身影。


      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便衣侦查大队民警石磊告诉记者,他来便衣大队之前做了8年的巡警,当巡警有一招盘查要领,行话叫作“对灯”,指的是和嫌疑人眼神交会,通过眼神确认盘查对象的异常,而被他“对灯”照出的嫌疑人不计其数。但他2010年刚开始当便衣民警的时候,却也在这方面吃过亏。有一次他在暗中跟踪一个小偷时,一个不经意的“对灯”,引起了那个小偷的注意。这次的失败让石磊意识到了工作岗位的转变,就意味着自己的工作方法也要转变。从那天起,石磊每天蹲在康复路等人流量大的地方,跟商铺老板套近乎,从他们口中套取这一带犯罪嫌疑人的外貌特征,学着怎么“做生意”,学着怎么“讨价还价”,学着如何去隐藏自己身上的警察气息,只有这样才能不动声色地抓捕。


      3月14日18时许,西安市莲湖区西门里公交站。在等候上车的人群中,一名四十来岁的男子趁乱把手伸进了一名年轻女孩的口袋,掏出了一部手机。这时,不动声色的两名公安莲湖分局便衣大队的便衣民警突然现身,箭步上前扭住了小偷的手……


      不能错过的洞察


      作为一名便衣民警,一旦进入工作状态中,他们的大脑就像“数据库”,眼睛就像“鹰眼”,记得牢、看得准、抓得实。只要是打击处理过的嫌疑人,就要很快在大脑中检索出来。想要抓住小偷,首先要能从人群中辨认出目标。莲湖分局便衣大队民警殷凯告诉记者,干便衣这一行,要有很强的洞察力。他说,识别小偷的关键点主要是看眼睛和步伐,小偷的眼神总是飘忽不定,永远往低处看,瞄准的是别人的口袋和包,而步伐也不是匀速的,总是时快时慢、时走时停。


      而从人海中发现小偷踪迹后,接下来就是“跟”。跟,说起来十分轻松,其实非常辛苦,就像猫捉老鼠一样,需要十分耐心。有一次,殷凯在红庙坡发现一个小偷,一路跟着目标到了西门,随后又去了青年路,前后跟踪了近4个小时,才抓了个现行。


      “虽然过程很艰辛,但只要能够挽回群众的损失,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有意义,所有的劳累烦恼也都会烟消云散。”殷凯告诉记者,他们的工作,常常会将犯罪消除在萌芽状态。一次夜间巡逻经过一加油站时,他们发现有两名男子一直在加油站附近徘徊,眼神飘忽不定。职业的敏感告诉他们,两人十分可疑,便上前对两名男子进行盘查,刚伸出手碰到一男子上衣,便见两把菜刀从其怀里掉到地上,后经过现场审讯得知,原来二人正商量着对加油站实施抢劫。


      便衣民警只是在平凡的岗位做着平凡的事,而他们所做的每一件打击违法犯罪的事都和老百姓息息相关。


      不能忽视的小案


      老百姓丢个电动车、丢个钱包手机,和恶性案件相比,或许是小案,但是对老百姓来说,电动车是个大件儿,丢了,搁谁心里都不会好受,所以便衣民警身上的责任真的无比重大。


      西安市新城区的大型批发商贸广场多,所以电动车多、进货的人多,便衣民警扮演摩的司机是每天必需的事情。除此之外,在早市里,买把菜当个“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在批发市场里,拎个蛇皮袋子装作“来进货的小老板”,都是常有的事。


      2015年5月,新城区辖区发生多起盗窃手机案。新城区便衣大队调取了几个案发地点的监控,分析后决定在易发案区域进行守候。凌晨5时起床、6时到岗,一个面包、一袋豆浆,艰苦守候了两周后,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该团伙从西安销声匿迹,再也没有露过面。在此后的3年里,该团伙又两度“光顾”西安,每次在新城区作案几起后就走,作案时间、作案地点都没有规律可循。虽然是个小案,但在新城区便衣大队民警心里始终是个“疙瘩”。2018年6月底,这个团伙第4次“光顾”西安,第一案就发在了新城区康复路。心里铆着劲儿的便衣大队针对嫌疑人来去路线展开监控追踪,最终在地铁站找到了嫌疑人的踪迹。他们一边在嫌疑人活动起始地排查附近酒店的住宿信息,一边安排人在地铁站口守候,3天后,该团伙3名嫌疑人被便衣大队民警一举抓获。


      不能缺少的高科技


      作为西安的地标之一,小寨赛格国际购物中心里人头攒动,来来往往间,便衣民警将目光聚焦在了两名相隔不远的男子身上。“就是他俩,上周盗窃手机的人!”“对,在更早之前,他们也曾出现在赛格。”小寨路派出所民警冀永东的耳机里,传来同事们相互跟踪蹲守时的情况通报。“这一周的蹲守总算有成绩,注意别打草惊蛇。”这样的场景,在西安市不同的辖区内几乎同时上演着。虽然蹲点是传统基本功,但在科技时代,便衣大队利用高科技办案的手段自然也不少。


      3月24日14时20分,吉祥村一家手机店的张老板正在店里忙着,突然走进来一个穿着红衣服的男子。该男子前两天曾来抵押过手机,此时说想赎回手机,张老板想都没想就将手机拿了出来,“红衣男子”一把夺过手机撒腿就跑。在接到警情后不到10分钟,便衣民警们就赶到现场开始查看监控录像。22时,冀永东在连续查看了7个多小时监控后,带着队员火速赶到了视频追踪最后的定位处——湘子庙街一家宾馆,将“红衣男子”抓获。


      2018年11月13日3时许,西大街派出所接到一起抢劫报案,4名受害人称他们刚从一酒吧出来,便被9名男子强行拉到沙井村,将身上的4部手机和现金抢走。接到报警后,西大街派出所民警和便衣大队民警迅速成立专案组,调取案发周围所有的监控视频进行研判。经过多日的调查走访、排查守候,民警终于将嫌疑人藏匿的落脚点锁定在一栋33层高的居民楼内,将9名嫌疑人一网打尽。


      或许案件看上去真的很简单,涉案金额也不大,但对于便衣民警来说,只要能加快破案,他们对高科技手段的运用将会越来越多。


      不能陪伴的亏欠


      “高陵区不像西安市其他区县人流量那么大,但对于便衣民警来说,人多的时候怎么随流而动,人少的时候怎么隐藏自己,都是一门学问。”邸江勇说。高陵区因为外来人口较少,大街上碰到熟人的可能性较高。而便衣民警出勤时,不同种类的眼镜、衣服、帽子,都是必备的,时而痞气,时而文雅,要在气质上学会转变自己。除了要注意如何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还需要时不时地应对来自熟人的问候。对于这种偶遇,邸江勇和亲戚朋友之间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如果他不主动去打招呼,那么对方也不要主动上前,即使是在大街上碰到自己年仅11岁的女儿,执勤中的他也会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对于这种情况,邸江勇和同事们很感谢家人和朋友们的理解。


      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便衣大队教导员杨勇说,这么多年,欠大家的假期实在太多太多了。往往遇上案子,大家几个月的时间都要扑上去,别说节假日了,就是感冒发烧,民警也是吃点药、喝点水继续出去工作。我们的民警欠家人的太多太多,周末群众都出来逛街了,嫌疑人也都出来作案了,所以周末和节假日是案件的高发期,也就意味着我们民警的节假日休息从来就无法保证。办完案子虽然可以换休一天,但周内的时间,往往是妻子上班、孩子上学,陪伴的时间还是不多。


      遇到危险,遇到警情,每一名民警都可以是便衣,他们不会因为身上没有警服而退缩,也不会因为下班就选择视而不见。对于每一位民警来说,警服已经深深地“穿”在了他们的心上,他们“化身千万”,就在我们身边,只为守护市民的平安,让天下无贼。


    标签: 便衣警察 市民安全

    阅读:0

    返回首页